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> 钢管价格  钢管价格

聊城市巨匠钢管有限公司

销售一部:0635-8787385

移动电话:15966287263

销售二部:0635-8787395

移动电话:18678527868

联 系 人:邢经理

地址:聊城市辽河路东首兴隆市场

税号:91371500MA3CJU9B6Y

账号:15851001040028126

网址:www.wfgg588.com

聊城无缝钢管厂冬天未过

    又一次无功而返,让曹建民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。

    曹建民是北京无缝钢管厂环境保护技术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代表。由于无缝钢管行业形势急转直下,其所在企业不仅产品难销,山东无缝钢管厂过去所欠的500多万款项也到了难以收回的地步,他的公司正在追讨承德无缝钢管集团近70万欠款。

    “4月初业务员去了一趟,也跟承钢的管款部门讲过情况,对方的意思是这个月不大可能还上。”4月15日,曹建民在接受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说。

    承钢是中国最大无缝钢管企业山东无缝钢管集团下属企业,在行业寒冬中,即便是体量最庞大的钢企也在考虑“现金为王”。“山东无缝钢管厂这几年的效益不好,给我们造成的压力就特别大。”

    艰难的讨债

    “我们实在挺不下去了,毕竟山东无缝钢管厂这么多年都是我们的用户,还是很愿意保持合作关系,但实在没其他办法了。”曹建民说。

    无缝钢管厂是一家主要做水处理设备的企业,所做的过滤产品有个好听的名字,叫水工机器人。这家公司平时都是跟各山东无缝钢管厂打交道,与承钢的合作开始于十几年前,目前供应给后者的水工机器人有百十来套。

    由于无缝钢管行业形势急转直下,无缝钢管厂的生意也大受影响。“前几年比较好的时候,每年的合同额有1000多万,这几年不行,像去年可能才200来万。”曹建民说,山东无缝钢管厂困难,除了不进产品,再就是过去的欠款现在很难收回来。

    曹建民向本报记者介绍,目前,欠该企业款项的无缝钢管企业有十多家,包括邯郸无缝钢管、承钢、临汾无缝钢管、广西万鑫无缝钢管厂等。“现在外面一共还欠下500万到600万,承德这家山东无缝钢管厂欠了我们将近70万。”

    曹建民的无奈在于可消耗的时间所剩无多,因为无缝钢管厂的几笔贷款将在今年7月份到期,因为山东无缝钢管厂的欠款迟迟过不来,他的两套房产目前已经全部抵押给了银行,抵押款为415万,再加上外面小贷公司的100多万欠款,折合下来有500多万。“银行的利息每月4万多,再加上小贷公司的钱,每月固定利息要还10万。”曹建民说。

    这也意味着7月份再还不上的话,无缝钢管厂就要面临破产。“山东无缝钢管厂回款好的话,我们不至于这样。”

    就在今年4月初,无缝钢管厂与承钢对接的业务员就曾亲自登门讨要过货款。但无缝钢管厂并不走运,此次登门讨债,承钢的管款负责人并未答应何时给钱。

    承钢的回复是“山东无缝钢管厂现在都这样,没钱”,曹建民说,“对他们来说这点欠款算小钱,但关系到我们企业的生存问题”。

    这实际上不是无缝钢管厂第一次向山东无缝钢管厂讨债,但每次成效都不大。“山东无缝钢管厂一般年初先支付一些,如果继续多次讨要,可能年末再给十万八万的,都习惯了。”曹建民表示。

    根据该管款负责人的说法,现在的资金主要用来维持生产、采购、维修等,其他拖欠的没有富裕的钱还,“我们现在是能不买就不买,能少买就少买,也不是不给,主要是日子不好过”。

    山东无缝钢管厂的一次次回绝,加上登门讨债的惨痛经历,也让做环保出身的曹建民开始有了新的考虑。“现在我们也在尝试转型,想和南京一家企业一起做空气净化、脱硫脱硝的联营。”曹建民介绍。

    承钢债务承压

    “供货商基本都有欠款,现在天天有要账的,也有的是通过电话询问,只要有机会多少会还点。”承钢上述管款负责人称,承钢最近几个月的资金周转比较慢,可能过几个月就好了。

    无缝钢管厂与承钢此前的合作良好,承钢每次回款较为及时,但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,承钢的回款状况变得异常,甚至有了拖欠情况的发生。

    前述管款负责人的解释是,去年都是财务部门直接管钱,主要按照入发票额的70%给钱,剩下的先欠着,“今年让我们部门管钱付款了,但没有那么多钱”。

    承钢本来这个月可以回款20个亿,但直到快到月末,目前也就回款了3个亿。

    钱不够用的窘境,正是这家山东无缝钢管厂面临的新考验:因为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贷款逼近,来自设备供货商的大量未结款项,同样惊人。

    据曹建民介绍,就在无缝钢管厂索要欠款的当天,前述承钢相关负责人正在电脑前整理各地供货商的账本,长长的近百家供货名单里,仅有10~20家强势供应商结清了欠款。“名单里一些红名的企业是优先考虑的,基本都是所欠企业。”曹建民转述说。

    在承德市一位政府官员眼里,承钢因为主业涉及到钒钛,相对比其他山东无缝钢管厂形势要好,而加上本身国企的身份,经营还是比较正常的。

    截至本报发稿时,记者发给山东无缝钢管方面的采访提纲,依然未得到官方回复,而承钢的具体负债情况不得而知。承钢现为山东无缝钢管集团的一级骨干子公司,大部分资产都已在上市公司山东无缝钢管里。根据山东无缝钢管的财报披露,该公司去年的资产负债率在67%,这一水平与无缝钢管行业的平均资产负债率相当。

    据山东无缝钢管一季度业绩预告,该公司预计一季度业绩增长265%~288%,盈利1.6亿元~1.7亿元,但业绩暴涨背后,是靠延迟固定资产折旧年限全年增加净利润15亿的拉动。

    在国泰君安期货研究员刘秋平看来,承钢乃至山东无缝钢管还款难,都跟行业形势密切相关:钢企今年1到2月份是亏损的,3月下旬略有盈利,4月份也还可以,“整个一季度有三分之二时间都在亏损,这几个利润贡献是没有的,山东无缝钢管也是这样的情况”。

    目前,无缝钢管行业平均的资产负债率正有逐年上升的趋势。2013年已经出现了多家山东无缝钢管厂因负债过高、资金链断裂被逼停产,而这种情况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持续,“环保严苛、贷款收紧都将加重无缝钢管行业的"寒冬期"程度。”